“来换只手,要是疼了就给我说。”“不疼不疼,舒坦着呢!”3月15日夜幕降临,汶上县文庙东邻小院里,灯光下,剪刀的影子一张一合,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戴着老花镜在为另一位白发老人剪指甲,像是一对父子。他们一位叫刘茂临,今年78岁,一位叫何敬源,已有90岁高龄,是师徒关系。

  刘茂临是汶上县南站镇漕流村人,何敬源是当地颇有名气的书法家,两人在2013年相识于县老年大学。当时,退休在家的刘茂临报名参加了汶上县老年大学的书法学习班,认识了虽然已退休、却常去老年大学“转悠”的何敬源。刘茂临仰慕老先生的书法,就常去老人家里“开小灶”。时间长了,他发现老人年事已高,却一个人单住,生活上有一定的困难,他决定日后担负起先生的衣食起居,这一照顾就是5个春秋。

3月15日,刘茂临(左)在为老师何静园剪指甲。3月15日,刘茂临(左)在为老师何静园剪指甲。

  “我对老师有特殊的感情,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忙生计,我的小学老师搂着我睡了七天七夜。”刘茂临说,他现在做这些也是表达内心的感恩。虽然何老教他的时间不长,但他每天早上骑行3公里,8点前后来到何老家里,为老人做饭、洗衣服、洗头、剪指甲、洗澡、做家务等,通常忙到晚上七八点钟才回家。不管是酷暑严冬还是刮风下雨,他每天都会按时到老人家里服务。

 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。在何敬源的女儿眼中,刘茂临用行动诠释了这句话。春节前的一天,气温降到了零下十几摄氏度,刘茂临来到何老家中,发现水管全都冻住了。为了能打到热水为老人洗脸、做饭,他冒着严寒跑了七八家,最后在一家洗澡堂借了两桶热水。他驮着热水急忙往回走,了解情况后,洗澡堂的负责人深为老刘的举动感动,追到半路帮忙把热水送回了家。

  何老住的小院不大,虽然简陋,但却干净整洁,跨入正堂,炉火温暖、墨香扑鼻。“这都是茂临的功劳,天天无偿伺候我,细心、周到、勤快,是个好人。”在何敬源老人眼中,这位晚自己10多岁的学生是个真正的好人。听何老讲,就在记者采访的当天,刘茂临还在陪他在县医院看眼睛。刘茂临说,他既把老先生当作父亲来伺候,又将他看作是良师益友,两人经常探讨书法,还一起外出散步、游玩、参加书法活动等。

  “做好事不能一时一事。”刘茂临常说。其实,他早就因为义务为老年人服务在全县出了名。他经常出入于敬老院、老年公寓等场所,找到生活困难的老人进行帮助。

  刘茂临在部队时就掌握了一手理发的好技术,2012年开始,他放弃了和儿子去省城居住的机会,留在家乡义务为老人理发。现在他还是100多名敬老院老人及周边孤寡老人和残疾人的“私人理发师”,他每月准时上门为他们服务,一服务就是16年,老刘不仅技术好,而且人还很随和,老人们都愿找他理发,每个月都盼着老刘能来。

  今年已经年近八旬的老刘坚持为老人理发,经常一站就是一上午,最多的时候,一天为60多人理发。“入党56年了,咱不能给共产党丢人,不能给党旗抹黑。”刘茂临说,他曾在雷锋所在的部队当兵7年,深受党的教育和雷锋精神影响,在部队曾经一天为战士们做了7床被子。

  有一年夏天,他在汶上县老年公寓遇到一位老人上完厕所后提不上裤子,他就上前帮忙。没想到一件小事让老人记在了心里,不多久,老人居然冒着炎热步履蹒跚地给他送来两个鸭蛋。事后,刘茂临和老人结成对子,定期开展帮扶。老刘结下了很多这样的老年朋友,为了方便“老朋友们”洗澡,他还在家中盖了一个小浴室,经常把老人接到家中洗澡。

  “三寸气在千般用,一旦无常万事休。有生之年快奉献,为人谋福再添寿。”何老先生家里挂着自己用楷书写的四句自勉诗。老先生说:“这本是我用来自勉的,现在用到茂临身上更合适。”老刘如今年近八旬,看起来身体硬朗得很,“忙和着挺好,要是闲下来,说不定就有这事那事哩。” 他说,“毛主席说过‘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只做好事不做坏事’,我将为‘老朋友们’一直服务下去。”新锐大众 记者 王浩奇 通讯员 胡克潜 李明